[Showing tree structure]

游览大田黑公园-2

2014.04.16

首先从“水之物语”开始介绍。设计师在休息室的后庭设了涌水设施,在规划溪流时,使其沿着建筑边缘流淌,到茶室前呈直线,结合了蹲踞、汀步、脱履石等功能性的景石。银阁寺样式的洗手钵——“水中洗手钵”,虽设于水中,却没有搭配景石,我想将这种形式解释为标识化处理。另外,在铺装边缘处,自然糙面堆石稍稍高出铺装,我很欣赏这种赋予细节变化的设计。在茶室下方由直线向曲线过渡处,堆石的顶部向水路一侧突出,暗示着空间场景的变化。

景观设计的基本手法是:靠近建筑时,造园空间采用受建筑布局影响的直线形式;远离建筑时,则渐渐变成曲线形式。另外,靠近建筑时,景观设计较为精致;远离建筑时,线条会变得粗放。这也是设计的基本规则。大田黑公园可谓是这类设计手法的典范,称得上是一本珍贵的活教材。

顺着溪流前行,远离建筑后,展现出由天然石组成的浅水风景,完全感受不到古代庭园堆石中那种森严的氛围。对于跌水石组中的主景石及点缀在轴线上的配景石,虽然意图很明确,但设计师还是尽量减少了设计,力求不表现出人工性,营造了浑然天成的意境。但是,位于水池前的沙洲,设计感很强,犹如深山流水突然遇到了大海,感觉格格不入。设计这片沙洲的意图是什么呢?

溪流尽头的水面很宽阔,直线型的堆石将“水之物语”的收尾处理得极为顺畅。此外,溢水口处的细节设计等也反映出设计师所倾注的心力,令我内心变得富足。从凉亭处看风景的话,呈仰视角度,形态优美且有点微倾的松林很有气势地伸向高空,与开阔的水平处理共同组构成愉悦身心的空间。

■建筑设计师与景观设计师的联手合作
但令人遗憾的是,我对池畔凉亭的形状持有疑问。凉亭位于公园尽头低洼处的水池旁,其形状为正方形,这样的设计合适吗?我认为将正方形的建筑作为点景设在高处,才是合理的景观设计吧。

其实应当将凉亭设为面朝水池为长边的方形,以发挥相应功能——承接从高处过来的视线。我认为,造园设计单位在处理园内的景观构筑物时,即便规模再小,也应与建筑师联手,而不是单独去处理。还有关于外部结构的设计,尤其是植栽等的规划(注:植栽等规划通常委托给景观设计师,但也有委托给建筑设计师的情况),建筑师也应与景观设计师联手,而非独自着手处理。双方联手合作,营建出更加出彩的空间,我坚信这定能让使用者大为满意。

环游结束后,登着园路前往西洋风格的大田黑纪念馆,一路上优美的风景接连不断。树木掩映的台阶旁簇拥着柔软茂密的山白竹和灌木,营造出绿意丰盈的空间。

逛完一圈后正好来到休息室,从它附近俯瞰整个公园。除点缀在宽敞空间重要位置的大乔外,还能眺望到位于树间轴线尽头处的池边凉亭的屋顶。这是一处绝妙的景点:借助日本庭园中重要的设计手法——看与被看的对景关系,能在实景中体验到庭园构成的基本技法。

■结语
驻足观赏公园时,我不禁想起了设计界的先辈们。活跃于昭和(注:1926年~1989年)后半时期的中岛健、荒木芳邦、井上卓之和伊藤邦卫,他们作为造园家,刚开始研究的是古代庭园。而后,他们顺应时代的要求,开始着手设计大规模的公共空间,并作为公园设计师,也留下了很多作品。将整体景观设计与部分详细设计巧妙地结合起来,把自己的世界观反映到空间设计中,这是先辈们作品的特点。他们的确是值得世人称颂的景观设计师。

但是,对于在日本景观设计界的黎明时期留下优秀作品的先辈们,如今的景观设计师是如何接纳、评价他们的呢?或许是我们景观设计师对先辈们不够尊敬,所以很少发行与他们相关的出版刊物,对他们也不够关注。我们必须要更好地学习先辈们留下的作品,在他们所构筑的日本审美意识的基础之上,将景观设计更好地发展下去。

因为世界对日本的景观设计师有所期待。

户田 芳树

  • 株式会社 户田芳树风景计画
  • 3F Miyuki Bldg. 1-36-1, Yoyogi, Shibuya-ku, Tokyo, 151-0053, Japan / Telephone:81-3-3320-8601 / Facsimile:81-3-3320-8610
  • COPYRIGHT © Yoshiki Toda Landscape & Architec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