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ng tree structure]

参观东京京王广场酒店-1

2014.08.25

■序言
20世纪60年代,我刚上大学时,东京新宿站西出口的周边街区可以用混乱无序来形容。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二战后的气氛,粗糙、脏乱之景随处可见。当时,以地名——淀桥命名的“淀桥相机”店刚开业,拉开使人想到小卖部的拉门,进去买便宜的胶卷,这些泛黄的记忆还留在我的脑海中。

■最先进的街区规划
步入20世纪70年代后,政府开始对新宿站西出口进行开发,建成了当时超高层酒店之最——东京京王广场酒店。这里是国外著名职业摔角手指定下榻的酒店,是令我这个职业摔角迷怀念的地方。

此次,我决定去参观这座超高层大厦的先驱——东京京王广场酒店,同时探究其景观设计。从新宿站西出口沿着地下通道往前走,当前方可以看到地面时,便来到了榉树行道树很优美的街区一角。关于新宿站西出口周边的地形,从新宿站开始向西逐渐下降,行人在地下一层(新宿站)行走时会自然而然地来到地上(酒店周边)。设计师在规划周边各建筑的出入口时,都充分利用了这些高差。

即使在新宿站西出口区域,这里也是值得一提、绿意盈盈、愉悦身心的空间。建筑外围的杂树林在有高差的地形之上,颇具立体感,与榉树行道树枝叶交错,能让人体验到绿意萦绕的舒畅感。

■景观设计师——深谷光轨
负责东京京王广场酒店外围景观设计的是设计师深谷光轨(1926~1997年)。伫立于此,便能感受到精湛的空间架构力、设计感以及详细入微的细节处理。如今我们仍能从中窥见历经时间考验的高品质感。

景观设计师深谷光轨由于性情严厉,世人称之为“孤傲之人”;他为了与造园领域划清界限,将自己的活动领域命名为“外部空间”。

该酒店的外围空间(1971年竣工)位于超高层建筑群的一角,可谓是都市的绿洲。深谷氏在人性化尺度受到忽视的硬质都市空间中,营建的不是单纯的绿地景观空间,而是将象征东京自然的武藏野杂树林进行都市化处理的空间。

深谷氏将含高差的建筑规划转变为景观可利用的条件,巧妙地将白河石(注:分布于福岛县白河市附近的安山岩)、芦野石(注:出产于栃木县那须町的安山岩)等素朴、质感柔和之材用于园路、广场及坡面,营建了衔接顺畅的独特空间。杂树林营造的这种人工建筑物表现不出的丰富感和出色的空间结构,至今仍给许多人留下了清爽宜人的印象。

深谷氏的石材处理方式颇具特色:赋予石材的表面加工、规格及高度细微的变化,把控光线照射、树影变化及脚下之感,即使在小块区域,也能营造出多样的景观。他微妙地分开使用雕塑家流政之常用的“磨光加工和自然面加工”,能够看出体现日式美的细腻手法。

这些石材的设计手法至今还深深影响着活跃在第一线的景观设计师们,从代表人物铃木昌道氏及其门生吉村纯一氏的作品中也都能窥见。

前些天,我去新加坡拜访了某家事务所。站在那里俯瞰相邻的大厦,正看到了深谷式的设计。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这种设计已传至国外,很普遍了啊。

■深谷光轨的设计理念——简洁
深谷氏在他所著的书中对自己的作品做了这样的描述:“自古以来,日本人就有一颗热爱自然的心,通过改变型态和素材,即便是在现代社会冷漠的空间中和现代人心灵干涸的状态下,也拥有撕开一道裂缝的力量。”另外,“为力求营建具有强烈感染力的外部空间,将空间构成分为‘自然的自然’和‘表现意图的顽强的自然’。
‘自然的自然’指的是潺潺流水、顺流滚落的岩石、以能感受到风的落叶树为代表的植物群。
‘表现意图的顽强的自然’指的是让人感受到几何学和方向性的铺石和石组,以及迎着湍急之水向外突出的景石。”

深谷氏以这两种自然为设计理念,展开了酒店的景观设计。作品不仅表现出空间的自然美,还处处反映着设计师的意图,有张有弛。

户田 芳树

  • 株式会社 户田芳树风景计画
  • 3F Miyuki Bldg. 1-36-1, Yoyogi, Shibuya-ku, Tokyo, 151-0053, Japan / Telephone:81-3-3320-8601 / Facsimile:81-3-3320-8610
  • COPYRIGHT © Yoshiki Toda Landscape & Architec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