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ng tree structure]

欣赏东京成城猪股庭园-2

2014.11.03

■主庭的空间构成手法

玄关呈规整的正方形,地面是素土铺设,这种从有机的入户空间转变成无机空间的处理手法十分巧妙。从玄关前厅进入起居室,南侧的门全部敞开着,庭园之景跃入眼帘。坐下后,视线变低,青苔幽幽,大乔环绕,无比惬意。我觉得单纯从元素和形式上似乎营造不出这样的舒畅感,反倒认为发挥作用的大概是从入口处到坐在这里的空间尺度变化以及明暗之间的连续性变化吧。进入大门,通过狭窄的台阶,来到感觉宽敞的玄关。若将玄关边长设为1n,起居室的边长就为2n,它的面积就扩大到4倍。此外,绿篱环绕的主庭边长便为4n,面积则会扩大到16倍,能体验到空间在呈等比级数扩大。这种开阔感的连续性以及由暗到明的连续性变化让人产生心理上的变化,给造访者带来舒畅感和期待感。

还有一点很重要,即在由玄关前厅进入起居室的地方朝庭园望去,会发现两处石组与一处涌水石组这三处景点位于同一轴线上。这使得它们不仅在横向上显得开阔,还凸显了延到深处的方向感,愈加强调了开阔感的连续性。还有,这两处石组较低(相对于涌水石组),分别由三块景石构成。其中靠近起居室一侧的,中间一块最大;另外距起居室较远的,左右两侧的较大,且比前面一组设得稍高。设计师在这两处石组中很自然地运用了日本称为美学的“阿吽”(注:匹配之意)手法,堪称别出心裁之作。

在主庭种有桧叶金发藓的地方,将中间地形隆起,遮挡住后面的园路。这样既具有良好的排水功能,又起到遮挡园路行人脚边的作用。功能和风景同时得以体现,是非常出色的设计。但是,若在日本关东地区种植桧叶金发藓,着实不易。虽说像京都那样在主庭里种有松树和枫树,且考虑着日照,但此处通风良好,尤其在夏季,桧叶金发藓会长不好。
我认为此时当是本地东京农业大学造园学专业的学生们一显身手的时候。

■主庭植栽的设计技巧

接下来说一下主庭的植栽。庭园深处是常绿阔叶树,象征“地”(背景),还种有赤松、枫树、青冈栎,展现的是精简树种的时尚设计。另外,建筑西侧的日式房间和书房的前面种有木瓜海棠、梅花、山茶、石楠等,成了能悠闲地欣赏花木的生活空间。主庭右手边的三棵赤松向中央倾斜,中央的三棵及左手边的两棵赤松与之相呼应。砍掉下枝露出主体树干的这八棵赤松布局恰当,从中能感受到造园师的审美能力。

另外,西侧绿篱修剪得宽且线条柔和,营造了软质边界,能看到后面一半左右的石灯笼灯罩。点亮灯笼时,力求能从起居室欣赏到优美的风景,若绿篱的修剪高度考虑了这一视线效果的话,便是个极妙的想法。

■环游庭园

虽说是环游式庭园,整个空间却并不宽敞,不适合很多人同时游览。从起居室看见的涌水处,听说现在只有在举办活动时才有涌水,而我希望它能持续地为周边带来润泽感,哪怕是小小的水流也好。转到涌水后面看过去,能很清晰地辨别来自起居室的轴线;但反之若从起居室看过来,既无小乔形成的背景,涌水石组也不明显,真是可惜。

茶庭设计得很用心:洗手钵是一费神之作,它与裂开的基石相连,上面挖有存水洞;织部式灯笼布置得很协调,和汀步等合成完美的一景。另外,长长的光悦寺竹篱(注:竹篱的一种)将主庭和茶庭分开,描绘出一条大弧线,使主庭看起来更为开阔,营造出延伸感,可谓独具匠心。

■结语

庭园里精彩纷呈,可如若不去慢慢体味,她则沉默不语;若换个季节重游,或许又会有新的发现。希望大家一定要参观一下庭园,也希望能记住田中泰阿弥(1898年~1978年 原名:田中泰治)这个名字。我猜想是岩城造园承接了猪股庭园的设计,田中泰阿弥参与设计了其中的茶室部分。田中泰阿弥没有自己的设计团队,属于在全国边游历边创作庭园的“流动”造园师。他曾发现银阁寺的石组并对其进行修复,也曾在小川治兵卫的造园团队里进行短暂的学习,在造园师中也无疑是个特立独行之人。为纪念田中泰阿弥诞辰100周年,田中泰阿弥研究会于1999年推出了他的纪念展和纪念专集。田中泰阿弥的故乡新泻也保留着他的大量作品,所以我特别想去鉴赏一下。

户田 芳树

  • 株式会社 户田芳树风景计画
  • 3F Miyuki Bldg. 1-36-1, Yoyogi, Shibuya-ku, Tokyo, 151-0053, Japan / Telephone:81-3-3320-8601 / Facsimile:81-3-3320-8610
  • COPYRIGHT © Yoshiki Toda Landscape & Architec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