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ing tree structure]

参观土门拳纪念馆—2

2015.02.16

■中庭的立石

我认为Isamu Noguchi设计的立石雕塑的摆放位置也不恰当,感觉距离对面的走廊太近。将立石摆在现在的位置,或许是考虑到与建筑窗户和墙体框架之间的关系吧;中庭后面展览建筑的左侧设有窗户,大概还考虑到从窗框向外看的视觉效果吧。若考虑中庭与雕塑之间的协调性,通常是将立石摆放在更靠中央的位置。关于立石摆放,不知建筑师与艺术家之间进行了怎样的对话,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中庭设计的品质感的确很高,但对于像照片中那样的植栽布局空间,若经常看的话,人们也会略感疲劳。不管怎样,我感觉眼前的台阶与上方的广场、后面的台阶与扶手,还有背面墙体与框架间的衔接,整体上构成了一幅让人心生惊叹之感、完美的风景画面。这种设计以重复的框架式展开,人们进入建筑后也能体验到照片取景框般的连续效果,充满了不可思议之感。

■另一处庭园

在展览建筑里十分怀旧地鉴赏了土门拳的代表作后进入二号企划展览室。透过窗框,敕使河原宏创作的枯山水庭园映入眼帘。所谓枯山水,是指无水的假山。枯山水的代表作有京都的龙安寺,枯山水一般是在水平空间内铺设沙子与砾石,但这里却设有堆坡,从庭园深处逐渐向建筑一侧颇有气势地“流下”。在安土桃山时代(注:1573年~1603年)建成的京都真如寺庭园里能见到这种富有动感的表现方式,是十分罕见的设计手法。

扁平的砾石贴着地面铺设,矮竹区边缘的曲线呈现出平面的主要构成形式。矮竹植栽形成的两条单曲线的搭配设计凸显了平面设计感,这不同于普通造园家隆起地形的做法。

敕使河原宏作为名作《沙丘之女》的电影导演而闻名,还作为敕使河原流派中花道的嫡系传人从事过社会活动。因此庭园中虽引入了景石、植物等自然元素,其主体还是人工性的设计,且很好地协调了两者间的关系。这样的庭园空间构成不是正好契合了建筑师谷口吉生的感性认识吗?

■三块景石的故事

特别介绍两块景石:右手边圆润的景石和左后方一块难以理解的黑石。

走过横跨中庭的架桥时意外发现的便是庭园深处的黑石。从这里能同时看到中庭里Isamu Noguchi设计的立石与二号展览室庭园深处的黑石。这两块石相对而设,如同“男”石和“女”石一样。

Isamu Noguchi设计的立石不必说也知道是男石,且宣传册上也写着雕塑的名称——“土门先生”。在敕使河原宏创作的庭园里,位于深处的黑石在竹叶半掩下,极具女石的表现风范。不,我们可以将其完全看做女石。走廊隔开的两块男女景石不单单富有趣味性,大概还在述说着人类的轮回与历史观吧。

还有一块不能遗漏的是位于庭园中间的圆润的景石。这块景石表现得落落大方,放在此处大概是为祈求男女双方拥有美满、和睦的生活吧。不知建筑师谷口吉生和创作者们针对这三块石头交换了怎样的意见,赋予了它们怎样的内涵。

■结语

绕到建筑后面又环游了一遍水池。它如同公园里常见的那种典型设计,没什么变化。园路基本就是沿着池边而设,既无高差,景观序列也缺乏变化感。另外,这里基本没有大乔,只是强调水平空间设计的景观延展开来。相对于经过精密计算的纪念馆空间而言,景观设计则缺乏与建筑之间的关联性和理念。纪念馆与其后面的山脉之间的协调之美,让人越看越觉得公园设计里有很多不足。

户田 芳树

  • 株式会社 户田芳树风景计画
  • 3F Miyuki Bldg. 1-36-1, Yoyogi, Shibuya-ku, Tokyo, 151-0053, Japan / Telephone:81-3-3320-8601 / Facsimile:81-3-3320-8610
  • COPYRIGHT © Yoshiki Toda Landscape & Architec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